山东11选5开奖查询

2018年中國地質勘查進展與趨勢

來源:戰略與情報研究室、規劃研究室 作者:馬騰 楊建鋒 王堯等 發布時間:2018-10-19

近年來,中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中速增長、高質量發展階段。目前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2018年,我國經濟延續穩中有進、穩中向好的發展態勢,支撐經濟邁向高質量發展的有利條件不斷積累、增多。主要表現為:經濟平穩增長,結構調整優化,質量效益持續提高;動能轉換加快,新業態蓬勃增長;內需結構持續改善,高質量發展取得新進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助推傳統行業煥發新風采;生態文明建設深入推進,自然資源統一管理體系初步形成,生態保護修復力度加大。隨著我國經濟發展結構、動能與質量不斷調整,地質勘查工作延續了深度調整的態勢,在服務自然資源管理、生態保護修復、新型城鎮化建設等探索中積蓄轉型升級新動能。

一、2018年地質勘查形勢

在經歷了10年的快速擴張之后,中國地質勘查行業自2013年開始進入了調整下行階段,目前進入萎縮期的第5個年頭。2018年上半年,地質勘查投資結構、專業結構、區域布局等繼續深度調整。

(一)政策環境發生深刻變化,生態保護力度加大。

隨著生態文明建設不斷推進,國家先后出臺一系列環境保護政策法規。2017年,國家先后發布《全國國土規劃綱要(2016-2030年)》、《關于劃定并嚴守生態保護紅線的若干意見》等文件。政策總趨勢是加大國土空間生態保護力度,提高國土空間開發準入門檻。2018年上半年,這些管理政策逐步落地,各地配套細則文件先后出臺,地質勘查活動準入條件進一步明確,政策效應日益顯現,地質勘查企業所面臨的政策環境進一步明朗。貴州、安徽、河北等省份先后公布了其生態保護紅線,明確了生態保護紅線的邊界與范圍。從已劃定的生態保護紅線看,其面積約占國土面積的1/4;東部省份生態紅線區域占國土面積比例低一些,西部省份則相對高一些。

自然保護區數量逐年增多,區內礦業權清退有序推進。2018年2月新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6個,5月新增5個,至此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總數達到474個(圖1)。新疆、甘肅、湖南等省份推動自然保護區內礦業權清退工作,明確了退出原則、退出方式、補償機制等細則,目前已完成部分探礦權、采礦權的退出與注銷,為其他地區礦業權清退工作積累了經驗。例如,6月新疆國土資源廳對位于自然保護區內的部分礦業權(324個探礦權、20個采礦權)予以注銷。

隨著政策環境的明朗和穩定,市場對地質勘查的決定性作用日益凸顯,地勘市場趨穩內生動力增強。

 

 

(二)地質勘查投入繼續下滑,降幅有所收窄。

2006~2012年,中國地質勘查投入從133.3億元快速上升到510.1億元,年均增長36.5%。以2012年為拐點,地質勘查進入調整下行階段,勘查投入逐年下滑,到2017年降至198.36億元,年均下降17%(圖2)。2018年上半年全國地質勘查投入資金74.79億元,同比減少7.2%,降幅同比有所收窄。從本輪地質勘查投入周期來看,2018年上半年地質勘查投入與2012上半年峰值相比下降了65.6%,略低于2008年的投入水平,接近或進入本輪周期的底部區間。這說明,經過過去幾年的供需調整和國家供給側結構性調整,地質勘查供大于需的壓力進一步減小,地質勘查工作投入減少的空間進一步縮小。

 

 

從資金來源來看,2018年上半年中央財政投入26.91億元,同比減少1.0%;地方財政投入22.94億元,同比減少27.1%,社會資金投入24.95億元,同比增加17.3%。社會投資自2013年以來首次回升,表明隨著地質勘查政策環境趨于明朗,投資者對地質勘查市場信心有所回升。從各類資金變化趨勢看,2013年以來,社會資金大幅下跌,中央財政和地方財政投入小幅調整,占比隨著社會資金投入的下跌而不斷上升,對于保障地質勘查工作的穩定性發揮了重要作用(圖3)。

 

(三)地質勘查投資結構持續優化,礦產勘查社會投資企穩。

地質勘查轉型升級步伐加快。傳統的以找礦為主的地質勘查投入持續下滑,服務支撐生態文明建設的地質勘查投入不斷上升。上半年,礦產勘查37.06億元,同比減少13.0%,錫礦、鋁土礦、金礦等礦種勘查投入降幅尤為明顯。水文地質、環境地質與地質災害調查13.65億元,同比增加3.3%。礦產勘查投入占比逐年下降,從2012年的81.2%下降至2018年上半年的49.5%,自2006年以來這一比例首次低于50%。水文地質、環境地質和地質災害調查投入占比持續上升,從2006年的3.0%上升到2018年上半年的18.3%(圖4)。城市地質調查、農業地質等進一步得到加強。

 

礦業市場延續回暖態勢,拉動礦產勘查社會投資企穩。2018年1~8月份采礦業實現利潤總額3880.5億元,同比增長53.2%。分行業來看,1~8月,煤炭開采和洗選業實現利潤總額2081.7億元,同比增長16.6%;黑色金屬礦采選業實現利潤總額69.9億元,同比減少17.8%;有色金屬礦采選業實現利潤總額314.5億元,同比增長13.8%。受采礦業利潤增加影響,社會企業對礦產勘查市場前景的信心有所回升。2018年上半年,礦產勘查社會投資19.94億元,同比微升5.8%,扭轉了2013年以來持續下降的趨勢。需要指出的是,在礦業市場行情好轉的形勢下,地方財政投資仍然在大幅下降,上半年同比降幅高達32.4%,反映了地方政府在不斷加大的環境保護壓力下對礦產勘查投入更加審慎的態度。

(四)礦種勘查投入持續分化,戰略新興礦產和非常規能源關注度不斷上升。

隨著我國經濟結構調整的不斷深入,不同礦種資源的需求在持續分化。從不同礦種勘查投入變化來看,2012年以后各礦種呈現出三種變化趨勢:快速下滑、降幅逐年加大、穩定波動。

煤炭和鐵礦等大宗礦種礦產勘查投入持續快速下滑。在礦產勘查投入峰值的2012年,煤炭勘查投入高達121.91億元,遠遠超過其他礦種勘查投入;2012年以后煤炭勘查投入斷崖式下滑,到2016年降至17.47億元,年均下降38.0%(圖5);2017年降至16.21億元,同比下降7.2%,有趨穩跡象。與煤炭類似,2012年鐵礦勘查投入高達49.54億元,之后呈現斷崖式下滑,到2016年降至10.28億元,年均下降32.3%;2017年降至4.51億元,同比下降56.1%。煤炭和黑色金屬礦產勘查投入的快速下滑,與下游的煤炭采選業、黑色金屬采選業產能過剩密切相關。煤炭和鋼鐵是國家確定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重點行業,政策主基調是去產能、去庫存。

貴金屬和有色金屬礦產勘查投入逐年下降,且降幅不斷增大。與其他礦種不同,貴金屬礦產勘查投入在2013年達到峰值72.17億元,之后逐年下降,到2017年降至24.23億元,降幅由2014年的12.5%增加到2017年的35.8%。有色金屬礦產勘查投入在2012年達到峰值115.95億元,之后逐年下降,到2017年降至36.39億元,降幅由2013年的4.1%增加到2017年的37.1%。

 

主要礦種投入變化如下:

煤炭:煤炭勘查投入從2007年的68.19億元增加到2012年的121.91億元。2013年開始,勘查投入斷崖式下跌,到2017年,煤炭勘查投入降至16.21億元,不足2012年峰值的1/7(圖6)。

鐵:鐵礦勘查投入從2007年的13.47億元增加到2012年的49.54億元。2013年以來,鐵礦勘查投入也出現了斷崖式下跌,到2017年僅為4.51億元,約為2012年峰值的1/10(圖6)。

銅:銅礦勘查投入從2007年的11.73億元增加到2012年的55.84億元,2013年略減少至54.41億元,2014年再創新高,勘查投入為56.19億元,2015年開始勘查投入快速減少,2017年為16.23億元。約為峰值的1/4(圖6)。

鋁:2007至2012年,鋁土礦勘查投入由2.41億元到增加到6.46億元,2013-2014年勘查投入小幅減少,分別為5.44和6.1億元;2015年大幅下跌至2.41億元,2016年略有增加,2017年減少為2.74億元(圖6)。

鉛鋅:2007-2012年,鉛鋅礦勘查投入總體呈增加態勢,2007年為15.1億元,2008年快速增加到37.87億元,2009年減少至23.99億元,而后緩慢上升,2012年為34.54億元,2013-2015年小幅減少。2016-2017年,勘查投入大幅減少至17.48億元和13.55億元(圖6)。

金:2007-2012年,金礦勘查投入也由17.11億元增加到64.64億元,之后呈逐年減少趨勢,2017年減至21.74億元(圖6)。

 

(五)服務支撐區域發展三大戰略,地質工作發揮基礎與先行作用。

在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引領下,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一帶一路”建設三大戰略深入實施,東、中、西、東北四大板塊協調發展,地質工作優化調整區域布局,支撐推進主體功能約束有效、資源環境可承載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格局初步形成。

地質勘查投入區域格局總體穩定。2017年,西部地區地質勘查投入112.40億元,占總投入的56.7%,自2008年以來一直保持在50%以上,是地質勘查投入的重點區域;其次是東部地區,占比15.2%,中部地區,占比14.9%;東北地區最低,占比7.7%(圖7)。從各省情況來看,地質勘查投入由高到低排名前5位的依次為:新疆(36.05億元)、內蒙古(15.43億元)、云南(11.33億元)、黑龍江(8.69億元)、青海(8.49億元)。

 

京津冀一體化協同發展區地質勘查投入占比不斷增長。投入占比從2013年的3.7%增至2017年的4.8%;中央財政地質調查投入從2015年的1.3億元增至2017年的2.6億元,占地質調查總經費比例從1.7%增至4.0%。2017年4月,中共中央、國務院決定設立雄安新區以來,自然資源部中國地質調查局和京津冀國土資源部門加大了對雄安新區的投入,采取各種強有力措施提高新區的地質調查工作程度。長江經濟帶中央財政地質調查投入占地質調查總經費總體保持上升態勢,從2015年的20.8%增至2017年的21.6%。以長三角經濟區、皖江經濟帶、長江中游城市群、成渝經濟區等重要經濟區或城市群為重點開展地質環境綜合調查,為優化國土空間格局和實施新型城鎮化戰略提供基礎支撐。

二、礦產勘查主要進展

2013年以來,我國礦業從過去10年的上行擴張期,進入了以深度調整為主要特征的下行萎縮期。這種調整既有內在周期性的規律使然,也有外部市場供需形勢轉變作用的結果。在礦業持續下行的背景下,礦產勘查投入持續走低,勘查市場持續疲軟,勘查作業總體供過于求,礦產勘查新發現礦產地與新增查明資源儲量總體呈減少趨勢。

(一)新發現礦產地總體呈減少趨勢,主要分布在西部地區。

2006~2017年,全國礦產勘查累計新發現礦產地4593處,其中大型礦產地968處,中型礦產地1202處,小型礦產地2423處(圖8)。新發現礦產地總體呈明顯減少的趨勢,從2006年的614處降至2017年的109處。從礦種來看,2006~2017年,煤炭新發現礦產地832處,占18.1%;鐵礦新發現礦產地588處,占12.8%;鉛鋅礦新發現礦產地470處,占10.2%;金礦新發現礦產地452處,占9.8%;銅礦新發現礦產地228處,占5.0%。

從2011~2017年全國重要礦種新發現的礦產地的分布可以看出,新發現金屬礦產地主要分布在云南、河南、廣西、內蒙古、貴州、山東、湖南、新疆等省區;新發現煤炭礦產地主要分布在鄂爾多斯盆地、吐-哈盆地、魯豫皖接壤區、貴州西部等地區。

近三年,全國新發現礦產地409處,按照經濟板塊劃分,西部地區新發現礦產地最多,新發現礦產地占全國的43%;其次是中部地區,新發現礦產地占全國的39%;東部地區新發現礦產地占18.34%。近年來新發現的大型-超大型金屬礦床,如西藏多不雜和波龍超大型銅金礦、新疆阿吾拉勒鐵銅礦、甘肅大橋金礦等,多數位于西部地區。西部地區有望形成一批大型鐵礦基地、千萬噸級銅礦和鉛鋅礦基地、千噸級金礦基地、億噸級鋁土礦基地,我國重要礦產資源西移的分布格局初步形成,西部地區已成為我國重要的礦產資源富集區。值得注意的是,西部地區同時也是我國生態服務供給的主陣地,擁有全國80%以上的生態功能區,是決定國家生態安全的戰略區。因此,礦產資源富集區和生態功能區在空間分布上的重疊性將會成為西部地區生態文明建設必須要認真面對的問題。

 

 

(二)新增查明資源儲量總體呈減少趨勢,勘查效率有所降低。

2001~2017年,我國礦產新增查明資源儲量大幅增加。鐵礦累計新增查明資源儲量鐵礦石325.1億噸,最高的2010年為92.9億噸,之后呈減少趨勢。銅礦累計新增查明資源儲量銅5623.4萬噸,2006~2012年出現新增查明資源儲量高峰,之后呈減少趨勢。金礦累計新增查明資源儲量金11041.6噸,2005年以后呈持續增長態勢,最高的2015年為1720.4噸(圖9)。

從單位資金投入效果來看,2007~2017年,銅礦萬元勘查投入所獲得的新增查明資源儲量總體上呈減少趨勢(圖10),雖然在2006年出現558.8噸/萬元的高值,但是總體下降的趨勢非常明顯,2001~2005年平均為225.8噸/萬元,到2013~2017年降至58.3噸/萬元。2001~2007年,金礦萬元勘查投入所獲得的新增查明資源儲量總體上呈增加趨勢,平均為21.2千克/萬元,2008~2014年降至7.86千克/萬元,2011~2017年,萬元勘查投入所獲得的新增查明資源儲量為13.3千克/萬元,2015~2017年開始明顯增加。雖然2001~2017年萬元勘查投入新增查明資源儲量總體呈減少趨勢,但是近兩年銅礦、金礦單位資金投入所獲得的資源儲量明顯增加,這可能是因為在礦業市場下行的形勢下,礦業權人更傾向于將有限的資金用于增加資源儲量的后期階段勘查工作。

 

 

 

(三)鉆探工作量呈減少趨勢,初級勘查動力不足。

礦產勘查鉆探工作量與勘查投入呈相似的變化趨勢,在2012年達到峰值之后逐年下跌。2012~2017年,鉆探工作量從2638萬米降至694萬米,年均下降23.2%(圖11)。煤炭、鐵等礦種鉆探工作量減少影響明顯(圖12)。煤炭鉆探工作量2007年為588.6萬米,峰值為2011年的987.76萬米,而后降至2017年的96萬米。鐵礦鉆探工作量先快速增加后快速減少,2007年為86.23萬米,峰值為2011年的389.34萬米,而后降至2017年的30萬米。銅礦勘查鉆探工作量2007年為63.95萬米,峰值為2014年的271萬米,而后降至2017年的81萬米。鋁土礦勘查鉆探工作量2007年為26.88萬米,峰值為2013年的57萬米,而后降至2017年的29萬米。鉛鋅礦勘查鉆探工作量2007年為55.97萬米,峰值為的2013年191萬米,而后降至2017年的93萬米。金礦勘查鉆探工作量2007年為102.97萬米,峰值為2015年的395萬米,而后降至2017年的139萬米。

 

2006年以來,全國完成階段性勘查的礦產地總體呈不斷減少的態勢。2006年為1563處,之后保持減少趨勢,2017年僅為485處;期間僅有2011年大幅升至2247處。2006~2008年完成詳查、勘探的項目數占階段性勘查的礦產地總數的比例均值為36%,而2015~2017年該比例均值為60%(圖13)。以上數據分析表明,在礦業形勢下行背景下,礦業權人更加傾向于對工作程度高、資源前景好的找礦靶區開展進一步勘查工作,而對于對工作程度低、資源前景不明朗的地區的勘查更趨謹慎。

 

 

 

(四)深地探測穩步推進,向深部進軍戰略成效初顯。

2016年,自然資源系統全面實施以深地探測、深海探測、深空對地觀測和土地工程科技為主要內容的“三深一土”科技創新戰略,吹響了向深部進軍的號角。經過兩年的努力,向深部進軍戰略成效開始顯現。2018年上半年,國家863計劃“深部礦產資源勘探技術”重大項目通過驗收,標志著我國突破了2000米以淺礦產資源勘探方法、技術、裝備障礙。啟動于2013年的松遼盆地科學鉆探工程成功完井,“松科二井”最終井深7018米,攻克了高溫鉆井、固井、測井和超長井段連續取心等關鍵工程技術,為萬米超深井科學鉆探提供了技術儲備。“山東省萊州市吳一村地區金礦普查”項目深部探測鉆孔終孔深度3266.06米,新探獲金資源儲量近20噸。近年來膠東地區深部找礦探明一批大型、特大型金礦床,新增金資源儲量近2500噸,成為世界第三大金礦區。在首批3個3500米深度地熱勘探鉆孔開鉆后,上半年雄安新區深部地熱勘查順利推進。

三、地質勘查未來趨勢

我國經濟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與經濟社會發展階段相適應,我國地質勘查工作正處在轉型升級的關鍵期,勘查結構在不斷調整、工作方式在不斷變革、工作內容在不斷豐富、工作領域在不斷拓展。自然資源部中國地質調查局于2014年啟動了地質調查工作戰略性結構調整,轉型升級方向日益清晰:加快推進地質工作從以服務礦產資源管理為主,向服務包括礦產資源在內的自然資源管理轉變。2018年全國地質勘查工作將延續深度調整趨勢,服務自然資源管理、生態保護修復、新型城鎮化建設等新興的地質勘查工作將持續拓展與壯大。預計全年地質勘查投入降幅將進一步收窄,同比下降10%左右;隨著全球礦業市場回暖,礦產勘查社會投資或出現微弱回升,戰略新興礦種等礦產勘查進一步受到重視;城市地質、農業地質、生態地質等將不斷拓展。

長期來看,礦產消費與開采由快速增長期進入高位波動與分化期,不同礦種勘查投入將持續分化。近年來,我國礦產資源消費總量增速顯著放緩。消費量在10億噸級的大宗礦產品消費量可能達峰值并出現微降,多數有色金屬與貴金屬消費量增速放緩、高位趨穩,油氣礦產與消費量在萬噸級及以下的戰略新興礦產消費量繼續保持增長的趨勢。2018年上半年,全國繼續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一季度第三產業增加值同比增長7.5%,增速比第二產業快1.2個百分點,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為56.6%,比第二產業高17.6個百分點,產業結構不斷優化,發展向中高端邁進。由此判斷,隨著產業結構升級,經濟發展對資源依賴的剛性總體上將有所弱化。2012年以來,礦產資源開采總量增速顯著放緩,于2014年達到峰值110.82億噸,到2016年降至101.47億噸,比峰值降低8.4%。2017~2018年上半年礦產資源開采總量延續了前幾年的高位波動趨勢。隨著不同礦種消費量與開采量增長的分化,不同礦種勘查投入變化將隨之分化:持續下行、波動趨穩或繼續上行。

短期來看,隨著全球礦產勘查回暖與礦產品價格上漲,我國礦產勘查市場或將在下行周期中出現回升波動。2017年,全球金屬礦產勘查投入79.50億美元,同比上升14%。SNL預測,隨著金屬價格上升與企業對礦產勘查市場信心回升,2018年全球礦產勘查投入將上升15%~20%。2018年6月,SNL預測,除了銀和鐵礦石外,其他金屬2018年平均價格將高于2017年。2018年上半年,我國礦產勘查政策環境進一步明朗,不確定性減少,礦產勘查社會資金同比增加5.8%,反映了社會投資人對礦產勘查市場信心有所回升。隨著全球礦產勘查市場持續回暖和礦產品價格上升,預計礦產勘查社會投資將延續上半年的微弱回升態勢。但是,由于地方財政投入大幅度減少,全年礦產勘查投入可能仍將繼續下行。

圍繞生態文明建設與自然資源管理需求,城市地質、農業地質、生態地質等地質勘查新增長點將繼續拓展。服務支撐生態文明建設與自然資源管理是地質勘查工作未來可持續的發展方向。地質勘查在瞄準當前需求的同時,在實踐中將圍繞長遠需求不斷拓展,培育并壯大發展新領域。一是服務以城市群為主體構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協調發展的城鎮格局,推動城市地質工作快速發展。二是服務國土空間規劃與生態保護修復,推動地質與生態融合形成生態地質工作。三是服務民生與鄉村振興,推動農業地質、旅游地質等“地質+”多元化調查評價。四是服務自然資源統一管理,推動地質環境監測網與其它監測網協調運行。五是服務著力解決突出環境問題,推動水土污染調查與治理。

 

附表:2017年全國新發現礦產地

 

山东11选5开奖查询 北京赛车pk10直播删除删除 七星彩论坛- 808彩票网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官网 福彩3d绝杀6码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2017版本 时时缩水软件手机 北京pk拾全天两期计划 pk10全天二期人工计划 20万投资什么稳赚不赔 三公经费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