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11选5开奖查询

獻給地質工作的三個錦囊

——中國地調局發展研究中心2018年度成果交流會側記

來源:中國自然資源報 作者:王少勇 發布時間:2019-02-28

2月19日,自然資源部中國地質調查局發展研究中心召開2018年度成果交流會,交流過去一年具有代表性的成果。其中有些研究直面當前的新形勢、新趨勢,圍繞生態文明建設和國家重大戰略,發揮發展研究中心作為智庫的作用,為地質工作轉型發展提出了建議。

錦囊一:以地球系統科學理論指導地質工作轉型發展 

中國地調局發展研究中心的楊建鋒研究員在題為《地球系統科學與地質工作轉型初步思考》的報告中建議,以地球系統科學理論指導地質工作轉型發展。

“我國地質調查事業面臨的形勢發生了重大變化,地質調查工作正處在一個大變革、大調整、大轉型時期,站在新的歷史方位,中國地質調查局提出,推進服務方向、指導理論、發展動力三個根本性轉變。其中指導理論即是由傳統的地質科學向地球系統科學轉變。”楊建鋒說。

為什么要進行這一轉變?楊建鋒指出,一是隨著工業化、全球化、區域一體化程度日益加深,世界各國經濟發展對相互之間的資源環境影響不斷加大。全球性與區域性資源、環境、生態、災害問題相互交織、相互聯系、相互作用,單獨的地質、地理、生態、災害等學科難以解決。二是人類活動對地球系統的影響已經接近或超過自然因素引發的環境變化,并正在繼續加劇。應對這一問題,需要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共同努力。三是資源、環境、災害等問題相互之間有機聯系、互為影響,需要跨部門、跨領域、跨區域實施綜合管理。我國提出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和“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體”的理念,這就要求地質工作更好地服務和支撐綜合管理。

地球系統科學將大氣圈、冰凍圈、水圈、生物圈、巖石圈等作為一個系統,通過大跨度的學科交叉,構建地球系統的演變框架,理解當前正在發生的過程和機制,預測未來幾十到幾百年的變化,認識地球系統是如何運行的,全球環境變化的自然和人為觸發機制是什么,未來變化的趨勢是怎么樣的,從而規范、控制和調整人類自身的行為。

如何以地球系統科學理論指導地質工作轉型發展?楊劍鋒的研究團隊給出以下建議,一是統籌規劃推進空地觀測、地面監測、深地探測網絡體系,積極推動部門合作、中央地方合作,逐步形成覆蓋資源、環境、空間、災害等多要素的星—空—地監測體系。二是加強地球表層關鍵帶生態地質調查;實施地殼深部探測工程,解決成油、成礦、致災機理,推動城市地下空間利用;深化認識海岸帶關鍵地質過程,積極推進大洋資源調查與兩極科學考察。三是推進核心數據庫建設,建立涵蓋自然生態空間、礦產資源、水文地質與水資源、地質災害等資源環境數據體系。在“地質云2.0”基礎上,加快推進各省地質調查機構數據節點的互聯互通。四是加快組織開展全國和區域尺度資源環境綜合評價。識別全局性、區域性資源環境安全風險,提出關系全局、影響深遠的空間、資源、環境問題的治理方案。五是建立健全布局合理、特色鮮明的全國性、區域性、專業性創新研究中心。堅持開放合作,構建跨行業、跨部門的聯合調查、監測、研究與創新組織實施機制。六是牽頭推進國際性大科學計劃。以全球巖溶、地球化學、青藏高原等為重點,推進國際地學大計劃合作;推進全球資源環境大數據建設,積極參與全球資源環境治理;謀劃推動智能調查等方面的大科學計劃。七是面向政府、企業與社會公眾加快應用系統開發與信息服務。面向政府管理急需,開發形成“雙評價”、地質災害監測預警、地下水資源監測監管、城市地質信息服務、油氣資源評價、重要礦產資源資源評價等業務應用系統。

錦囊二:新時代地質調查應瞄準12大任務 

中國地調局發展研究中心的教授級高工張萬益在交流會上介紹了他的團隊正在進行的地質調查規劃研究。他指出,地質調查工作的定位是全力支撐能源、礦產、水和其他戰略資源安全保障,精心服務生態文明建設和自然資源管理中心工作,應當瞄準12大任務。

“當前,國際國內形勢變化需要地質調查進行戰略性結構調整,黨的十九大對新時代地質調查發展提出了新要求,中央與地方協調推進需要統籌全國地質調查工作。”張萬益說,基于這一背景,地質調查規劃十分必要。

張萬益說,放眼國際,綠色高效與多元結構能源是發展方向,深海、遠海已成為全球海洋地質的重要方向,生態地質向多系統相互耦合方向發展,地質災害防治實現高精度空間監測多技術融合,這為我國地質調查規劃提供了借鑒。

地質調查規劃研究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主義思想為指導,以瞄準重大需求、解決重大問題、聚焦重大目標、形成重大成果為目標,提出了12項任務。一是夯實基礎地質調查,提高地球認知水平,以地球系統科學為指導,解決巖石地層構造古生物等基礎地球科學問題及多圈層作用基礎地質問題。二是突出能源礦產調查評價,全力支撐國家能源安全保障,以服務國家能源資源安全為核心,聚焦生產方式轉變、產業結構調整、能源結構優化、綠色生產生活方式轉變,加快推進油氣、頁巖油氣地熱等清潔低碳能源調查評價。三是加強戰略性新興和大宗緊缺礦產調查評價,支撐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四是加強海洋地質調查與天然氣水合物勘查試采,支撐海洋強國建設。五是加強地質災害風險調查與監測預警,服務防災減災,加強地質災害、工程地質調查評價,開展地質災害監測預警,強化基礎理論研究、科技攻關和專業儀器設備集成研發。六是以地球系統科學和水循環理論為指導,堅持生態導向、保護優先、合理開發、永續利用,統籌開展水文地質與水資源調查、監測、評價,為水資源確權登記和科學管理提供支撐。七是在重要生態功能區、糧食主產區、礦產資源集中開采區、重大工程區開展生態地質調查,服務國土空間開發保護。八是統籌重要經濟區和城市群綜合地質調查,服務國家重大區域發展戰略。九是加強軍民融合地質調查,服務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建設。十是支撐服務“一帶一路”倡議和國際產能合作,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非洲和拉丁美洲資源國家、世界主要發達國家互利合作,開展全球能源資源地質調查與國際合作,服務國家能源資源全球配置。十一是推進地質調查工作信息化建設,推進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地質調查工作的深度融合,加快形成國家地質大數據中心體系,全面提高地質調查工作現代化水平和社會化服務能力。十二是實施地質科技創新戰略,提升地質科技水平,用科技創新改造、支撐和引領地質調查。

錦囊三:創新理論技術向深部要資源 

中國地調局發展研究中心的高級工程師薛建玲在交流會上介紹了我國深部找礦的成果和前景展望,她建議通過理論和技術創新,加強深部找礦,在減少生態擾動的同時保障國家的能源資源需求。

“2016年5月3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兩院院士大會上指出,從理論上講,地球內部可利用的成礦空間分布在從地表到地下1萬米,目前世界先進水平勘探開采深度已達2500米至4000米,而我國大多小于500米,向地球深部進軍是我們必須解決的戰略科技問題。”薛建玲說,走向深部、向深部要資源,是礦產勘查的必然要求。應當改變“鋪攤子”找礦思路,有進有退,壓縮平面找礦范圍,由面上要資源轉向向深部要資源,大宗支柱性礦產的勘查向勘查開發基地和重要礦集區集中,實現“點上開發,面上保護”。

薛建玲指出,我國目前礦山開采深度有限,深部找礦潛力巨大。另一方面,深部找礦具有良好的環境效益和經濟社會效益。深部勘查活動對生態擾動小,深部發現優質資源的概率大,開采深部資源可以利用現有產能、已有探采選設施,多快好省,此外還能穩定職工就業。

“然而深部找礦并不容易。采用地質手段,深部巖石、構造、蝕變礦化信息推斷難度大;采用物探手段,分辨力低、淺部地質體干擾因素多、礦山人文干擾強,異常定性定量困難;采用化探手段,淺表化探信息推斷深部地質構造理論方法尚不成熟;此外,深部鉆探驗證投入大。”薛建玲說,應當以“勘查區找礦預測理論與方法”等為指導開展深部找礦工作。首先預研究提出思路,再通過典型礦床研究提供綜合預測模型,確定成礦地質體指明找礦方向,通過成礦構造和成礦結構面研究推斷礦體位置,綜合運用地質、物探、化探等手段找礦。

如何加強深部找礦?薛建玲建議,一是充分發揮理論指導找礦作用。進一步深化和完善勘查區找礦預測理論,充分發揮好以“成礦地質體、成礦構造與成礦結構面、成礦作用標志”為主要內容的勘查區找礦預測理論與方法指導找礦的作用,加強該理論已建立的25種找礦預測地質模型在深部找礦工作中的應用。二是創新、研發、推廣適合中國特色的深部找礦技術。研發推廣使用大深度、抗干擾、高分辨率的物探技術,總結一套適用于不同地區深部礦產預測的地球化學方法,把鉆探技術作為深部找礦最重要的手段。三是充分利用大數據等現代信息技術,在重要礦集區,充分利用好已有的探采成果,堅持“從已知到未知,由淺入深”的原則,把有關信息進行綜合分析,綜合研究,通過三維建模技術,精確刻畫深部各類地質體,進行成礦立體空間預測,預測深部礦體位置。四是項目結合,落實國家科技攻關項目應用示范。通過深地等國家科技攻關項目研究成礦、深部資源評價、深部礦產資源開采等基礎性理論和方法技術;通過地質調查等項目開展應用示范,并有效進行產業化推廣,實現科研成果到實際生產力的轉化,推進國內大多數礦集區勘查深度普遍推廣到2000米。五是加強深部找礦人才隊伍建設。建立“產、學、研”相結合的找礦預測團隊,組織專家開展監督指導,開展多層次多形式深部找礦理論技術培訓、專題研討。

 
 
 
山东11选5开奖查询 彩票管家 湖南六六九游戏都是托 最耐玩的单机手机游戏 福彩开奖历史记录表 彩票广西快乐十分开奖 官方赛车pk10开奖 腾讯分分彩是全国统一开奖吗 玩 mg的基本技巧 幸运飞艇冠亚组合免费计划 皇冠比分190bp